Column

颱風的日子終於過去,陽光穿越流動的雲彩,草木顏色在變幻,天氣開始轉涼,深秋已經到來,而這個秋天,和我大學畢業的那一個無比相似。離開校園的我來到倫敦,試着開始尋找工作,但過程並沒有想像中容易。雖然倫敦工作機會很多,但競爭也大,要找到合適的工作,甚至只是獲得面試的機會,很視乎申請人有沒有相關的經驗,或者擁有特別的技能,如語言多樣性或是人際網絡等。幸運的是當時我有幸到了幾間不同的律師樓面試,也有獵頭公司看中了我的語言優勢,安排我到銀行面試。最終得到律師樓取錄,而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南溫布頓上班。記得上班第一天,就同時收到獵頭公司通知,說我之前面試的銀行legal compliance工作決定取錄我。新機會的薪金和各方面條件都比當時的律師樓工作好,還有機會在兩年內升職,要我認真考慮一下。經過仔細的思考後,最終我決定繼續留在律師樓,因為我知道那才是自己真正有興趣和想走的路。我所相信的是,工作不是只為了收入,更重要的,是工作的價值和那是否自己真正想做的事。現在回想起來,如果當時沒有經過那深刻的思考,我大概就不會走到今天了。當時律師樓所提供的服務範圍甚廣,包括有樓宇買賣、商業糾紛、移民簽證等。起初的一段時間,我各項範疇的工作都有參與。後來因為公司在移民簽證的業務越來越繁忙,當時上司就把我安排了專注在移民簽證的工作。記得當時第一單親手處理的個案,是配偶簽證的上訴,先生是英國人,太太是土耳其人,簽證被拒的原因,是移民局說他們沒有達到指定的財政要求。當年的配偶簽證,政策雖然跟現時不一樣,但對於財政要求和其他各項文件的格式和內容,都有着嚴謹的要求。我接手個案後,重整了他們申請時所遞交的文件,雖然他們的財政狀況比較複雜,但所遞交的文件和資料,確實是能滿足當時法例的需要。於是我便重新整理了整份的appeal bundle,對上訴也很有信心。那是我第一次被委派代表客戶出席immigration tribunal的聆訊,心情不免有點緊張。在聆訊的過程中,我跟裁判官解釋有關的個案詳情,以及客戶如何達到移民法的要求,並呈上了我所準備的appeal bundle。最後,聆訊結束,裁判官宣布上訴成功,並跟我說了一句:「你所準備的appeal bundle是我見過最好的。」我心裏不禁笑了起來,那份appeal bundle 之所以這麼特別,是因為我把所有證供和文件,分門別類用不同顏色的標籤分隔起來,這是我以前讀書溫習做筆記的方法,沒想過在裁判法院上,竟然變得與別不同,還獲得裁判官的稱讚。那次的特別的經驗,在我心裏留下了烙印。後來當客戶的太太成功來到英國,他們還向我送上了感謝卡,因為那次的拒簽和上訴,他們整整分隔了一年多。看見他們重聚的喜樂,我心裏也為之感動,亦知道這是我工作的價值,因為我用了自己的知識和技能,真正幫助到有需要的人。正是這份快樂,讓我一直有動力走下去……...

經驗了天氣變幻莫測的一星期,在八號風球下的週末,我跟貓咪留在家裏,望着陽台上的雨景,享受着靜靜的時光。 這段日子以來,很多有意移居英國的客戶朋友,都會問我有關英國找工作的情況。他們關心的,包括怎樣找工作?哪個城市會比較容易就業?工作的情況又是如何?一邊回答時,總不禁令我想起在英國的工作時光。那時候在英國讀大學,我也跟很多學生一樣,曾經做過兼職。記得當時Year 1 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餐廳當侍應。還記得那間餐廳在小鎮的湖邊,旁邊有很多遊艇,環境非常優美。之所以會找到這份工作,是因為當時的朋友都在這裏做兼職,所以就抱着試試的心態。那時候上班的日子幾乎都在週末,要學的事情很多,包括熟讀菜單、落單、上菜、餐枱擺設、招待客戶,甚至處理投訴等等。雖然是體力勞動的工作,也會有辛苦的時候,但能夠在一班好朋友身邊一起工作,還是滿開心的。當時的工作是時薪計算,最低工資大約為5英鎊一個小時,一個星期工作10小時左右,每週50鎊左右的收入,也算是不錯的津貼,偶爾還會有客戶給貼士呢!這份餐廳的工作,我一直做了兩年多,現在回想起來,總覺得雖然只是一份侍應的工作,但我所學到的,卻比想像中多。當中我學到最重要的,是明白到customer service的重要。如何聆聽客戶的需要,作出有關的溝通和回應,原來對你的工作會產生非常大的幫助。後來我亦發覺,這些累積下來的客戶服務經驗,對於我之後的工作,也起着巨大的作用。後來,在大學期間,我也有機會做了一些其他的工作,包括在大街上派傳單。記憶比較深刻的,是第一次在小鎮派傳單,跟我一起派傳單的同學有點害羞,因為害怕會被拒絕而遲遲都不敢把傳單遞出來。其實那次我也是第一次派傳單,不過我覺得只要掛着笑容,主動把傳單送到路人手上,應該也不是太困難吧。於是我鼓起勇氣一邊派,也一邊鼓勵着同學,結果那次我們在短短兩個多小時,便派完了本來應該要花四個小時的幾箱傳單,可以提早放工。到了大學Year 3,我又有機會嘗試到不一樣的工作。那時候和幾個同學參加了國際辯論比賽,教授是德國人,每星期我們都會進行訓練。想不到有一次教授問我,有沒有興趣做兼職,原來他有一名Year 1 的法律系學生想要功課輔導。當時我心想,學生是本土英國人,為何會有補習的念頭呢?難道真是跟不上進度嗎?就這樣,那一年我就成了兼職補習老師,平日放學後,我就在校園內分享我的知識和讀書技巧,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以上的工作,概括了我在大學時期的兼職工作。雖然這些看似都是微不足道的經驗,但卻教會了我勇氣、主動、不怕辛苦、堅持學習的道理。從低做起的工作,更加令我明白,客戶的所需所求,以及客戶服務的重要性。我最想讓大家知道的,是只要不怕辛苦,任何工作都作嘗試。別小看這些工作經驗,你不知道它們在之後可能會有好大用處。大家只要放開心態,努力加油就一定無問題。至於有關我大學之後的工作經驗,下次再和大家分享。...

昨晚和一位客戶朋友聊了好久,一直在聽她說着開心的事讓我連時間也忘掉了,這種幸福真的要有經歷過的人才會懂。朋友夫妻二人帶着一個女兒在去年移民英國,女兒在她心目中是人生最重要的寶貝,為了女兒她說自己甚麼都願意付出。在香港的時候她一直很用心地栽培女兒,學校課堂以外,跳舞彈琴數學運動十八般武藝樣樣皆能。她說過自己曾是個百分百的虎媽,因為愛錫女兒,心裏一直希望她可以出人頭地,長大後成為一個成功的人,所以始終對她有着很高要求。女兒自小就已經在充滿壓力的環境下成長,但朋友從來都堅信自己的價值正確,而女兒也往往能達到她的種種要求,不管是學業成績又或是課外活動都有着出色表現。直到前年女兒身體開始出現問題,體重暴跌加上精神也變得很差,看了很多醫生後得出的結論,是長期的疲勞加上巨大精神壓力,似乎終於壓垮了女兒。對於一個虎媽來說,女兒倒下是她從來沒有想像過會發生的事。看着女兒身體變差,作為母親的她大受打擊,甚至乎連自己都需要去看心理醫生。醫生建議她們需要改變一下生活習慣,在經歷了巨大的心理掙扎之後,朋友決定既然要改,就來一次徹底的,並藉着BNO簽證的機會選擇在英國從新展開生活。朋友成功拿到了簽證之餘,一家人也在英國好好安頓了下來。女兒進入了普通的本地學校讀書,朋友自己則把更多的時間花在好好照顧家人健康上面。一年過去,朋友給我傳來與家人的近照,對比她們一家的舊照,女兒由原本非常瘦小,明顯變得健康。更有趣的,是母女二人原本好像有遺傳那樣的黑眼圈都同時消失不見了。我跟她笑說一年過去,兩人反而好似年輕了一大截。朋友對我坦白,說過程實在不容易,因為她幾乎等於把自己過去的多年努力都否定了,其實內心一直在交戰。但說到最後,她無法不同意的,是我們講及「幸福」這議題。她之前一直在追趕的屬於未來的幸福,原來在此刻她和女兒好像才真正第一次擁有了。...

周末休息時經過跑馬地一家咖啡店,我走進裏面坐下來,點了一杯伯爵紅茶,看着那輕輕的白霧繚繞,我想起了一對客戶。初次跟他們見面,已經差不多是六年前的事。那天,我們就是在這家咖啡店相見,討論他們一家的投資移民計劃。 記得當時首次簽證的審批程序很簡單,只需要追溯過去三個月的資金來源證明,批核程序很快就完成了。然而剛開始一切的順利,與後來出現的挑戰反為形成強烈對比。 當時的投資移民簽證,對於配偶沒有硬性的居住要求,所以當時不少投資移民計劃的配偶,都選擇留在香港工作,等放假的時候再到英國。 直到2018年1月,英國移民局修正移民法例,所有積分制簽證的申請人和配偶,均需要證明在過去五年的任何12個月期間,不離開英國多於180天,雖然當時的新法例沒有對申請人造成即時的影響,但續簽過後,即是第四第五年,配偶就必須達到最新的居住要求,這也是為什麼,現時在永居的申請表格上,配偶需要申報2018年1月之後的離境記錄。 那一次突如其來的修例,對很多家庭來說真是始料不及。有些家庭的配偶,因為新法例的實施,決心辭職離開香港,以求達到最新的居住要求;也有一些家庭,一直徘徊在兩難中,因為另一半遲遲沒法,或者不願離開香港。當時我的客戶中,就有不少類似例子。特別是很多過了續簽後,會開始擔心如果配偶住不夠日數,會影響小孩子在第五年無法取得永居。 我的這位客戶,經過重重難關,終於下定決心做出選擇。最終,我們為他們一家在今年八月底提交了永居申請,並選用了投資移民的特快審批服務,成功在一個星期內獲批永居。當中許多的不容易是不為外人所知道的,而他們也很感恩有我們一直風雨同行。 後記: 太空人計劃其實不只是現時BNO家庭遇到的問題。回顧歷史,其實早在80年代後期的移民潮,一直都有不少家庭以這個方式移民海外,當中所衍生的社會和家庭問題其實不少。說到底,工作和生活固然重要,但面對未知的將來,兩個相愛的人,又能一起走多遠的路呢? 近日有客戶問我,為什麼英國移民局這麼「不人道」,要規定另一半一定要過去英國生活。我想了又想,與其說移民局「不人道」,其實更應該說,英國是一個很着重小孩子福利的國家,小孩子能夠在雙方父母一起陪同下成長,才是「最人道」的政策。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Ut elit tellus, luctus nec ullamcorper mattis, pulvinar dapibus leo....

根據英國政府於9月10日公佈的移民法修訂條例 (Statement of changes In Immigration Rules),有關BNO簽證的重點如下,新法例將於10月6日生效:1. BNO簽證的主申請人和配偶,可以在不同時間申請簽證在現時的移民條例下,BNO簽證的主申請人和配偶,必須同時間申請簽證。雖然英國政府曾於2021年4月9日更新BNO visa guidance,指出主申請人可以自己單人先申請簽證,配偶和小孩可以稍後再作申請,但其實這項更新從來未正式加入移民條例。這次的修訂,只是把本年4月的這項更新正式納入法例。特別再補充一次,條文所指的,是申請人可以「自己單人」先申請簽證,配偶和小孩可以稍後再作申請;並不是自己和18歲以下的小朋友可以先申請,配偶稍後再申請。2. BNO簽證的主申請人和配偶,毋須證明申請的時候是同住在現時的規定下,BNO簽證的主申請人和配偶,必須在申請簽證時,證明雙方是同住同一個地址,並提交相同的住址證明。這次的修訂,特別顧及到已婚但沒有同居的配偶,簡單來說,已婚配偶不需要再證明申請簽證時是同住,但仍然需要證明雙方的關係,並有意一同到英國一起居住。3. 英籍配偶,必須與BNO簽證主申請人和小朋友,一起到英國居住在現時的BNO移民條例下,並沒有特別提及,如果其中一方父母為英籍,另一方父母為BNO簽證申請人,雙方父母是否需要同時到英國,小孩子才可以獲得BNO簽證。這次的修訂,特別提及,對於18歲以下小孩的家庭,如果其中一方父母為BNO簽證申請人,另一方父母為英籍,這位英籍父母,亦需要有意常居住英國,其小孩才可以申請BNO小孩簽證。...

這個周末心情特別好,一邊整理家居,一邊聽着音樂,享受難得的休息時間。之所以如此放鬆,是因為剛剛完成了一個挑戰,成功替一位客戶拿到了他的海外公司首席代表簽證。海外公司首席代表簽證(簡稱Sole Rep)是我們其中一個很熱門的簽證項目,即是以海外公司的名義,委派公司的代表,到英國成立子公司。申請人因為一家人只持有香港護照,並沒有BNO,為了想移居英國,於是就選擇了這個簽證。申請人的家族原是從事廚具生意,從BBQ爐到各式各樣的廚具都有,更設有自家廠房,一直以來生意遍布東南亞和歐美。決定移居英國,申請人除了希望取得居留權,更重要的,是他想要把自家品牌擴展到英國。我們曾處理過的Sole Rep簽證數以百計,雖說申請程序不算簡單,但我們卻相當有把握。加上客戶本身從商已久,除持有相關的學歷外,對於廚具貿易方面更有接近20年的經驗,所以基本條件算是很好。經過我們的溝通和努力,從產品銷售、營銷策略、選址地點、到未來五年的財務報表,計劃書很快就順利地編寫完成了。然而個案最複雜的地方,卻在於這個申請需要提交一份公證的文件(notarised statement),由公司的代表簽署,確認委派申請人到英國,而文件亦需要在公證人見證下簽署。由於疫情的關係,公司的股東,也就是申請人的媽媽,自去年開始一直沒有回來香港。當中既因為媽媽年紀不輕,申請人不想媽媽舟車勞頓,更不希望媽媽要受到長時間隔離之苦,所以沒有讓媽媽回港進行程序。更困難的地方,是媽媽身處的地方並不被接納為香港公司簽署文件進行公證。所以申請人和媽媽沒有辦法在同一個地方,在公證人的見證下簽署這份法律文件。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想盡辦法,例如提出視像公證,但國際公證人協會和有關的資深律師都給予我們清楚的結論,指這並不可行。最後我們想到的辦法是,在公司架構和股東不變的情況下,轉換新的公司秘書,並由公司秘書代表公司簽署有關的見證文件,並附上有關的法律文件,解釋這個做法的背後的原因。坦白說,這個做法並不常見,但在當時的情況下,也只有一試。最終交齊了文件後,簽證花了15個工作天便成功批核。我們的公司創辦了這麼多年,每一種簽證都做過上百次以上,但因為每一位客戶的背景和故事都不相同,在申請過程中也總會有不同的挑戰出現。但無論這些挑戰有多困難,我們都從不放棄,定必找尋出可行的方案去應對。這其實也是我自己的一個信念,絕對不會輸給任何的阻撓。...

周末時候在家裏休息,流行曲音樂輕輕在空氣中浮盪,這時候電話傳來一位有陣子沒聯絡的朋友訊息,告訴我她的近況。在我以前的記憶裏,她的臉總是哀傷的。她是一位年紀不算很大的女士,說話很斯文很有條理,架着薄薄的眼鏡片,卻遮掩不了那落寞的神色。一個人上來我公司找做咨詢時,整個過程都是很有禮貌,也不急躁,我一一細心地回答了她早準備好的各種規則上的問題後,她開始把自己的故事講我聽。算得上很特別嗎?不算,故事開始時的她本來只是個很普通的香港女性,結婚二十年,唯一的兒子已經成年。如果說平淡就是幸福,那麼她的確聽起來好幸福,跟先生的關係不算差,但也不算好;孩子跟自己很親近嗎?也不見得,因為自從孩子漸漸長大後,兩人之間的溝通也一直減少。過去兩年因為社會上的事,她開始考慮到英國去生活,但這個想法卻引發了丈夫的反感。立場跟她不一樣的丈夫關係急速轉壞,知道孩子也一樣很難繼續和父親在香港生活,於是為了孩子的將來,她終於決定一個人帶着孩子搬到英國生活。 由會見移民顧問,到準備各種文件,她都是一個人默默地做,有幾次我們在一起安排文件時,我都發現到她在一邊默默的流着淚。淚水背後有好多原因,離開自己的家園、離開曾經一起二十年的伴侶,在做着種種程序時也沒有人支持也沒有人鼓勵,孩子雖說不年輕,但卻像一切事不關己似的。除了工作上提供專業的幫助再加上一些言語上的支持,我把能夠做的都做了。而她的申請終於順利獲批,母子二人就這樣到了英國去展開新生活。初時未曾適應新環境,母子二人在不同的地方都遭遇了許多挑戰。孩子有時候會說一些話語,或者是無心之言,卻總是有機會傷到母親的心。當時我一直有留意她的生活,也每每試着給她提供一些意見和支持。故事的轉折帶點戲劇性,某次工作回家後煮好了晚飯給兒子,她卻在洗手間暈倒了。原來那天她一直因為感暈而虛弱,頂着疾病去照顧孩子,直至在洗手間暈倒地上的聲響把孩子的心喚醒了。 那天孩子前所未有地以一個照顧者的身份看顧着母親,兩人的關係從那天晚上開始徹底改變。算是大團圓結局嗎?對我來說絕對是的,雖然失去了丈夫,但最後卻和本來相隔很遠的孩子從新建立了緊密的聯繫。這最近的一次跟她對話,我完全感覺到那不一樣的朝氣,帶着充滿陽光的未來,此刻的她倆二人已經結成最佳拍檔,並足以面對任何挑戰。...

剛剛完成一連兩日的移民博覽,終於鬆一口氣,並可以在回程的路上開始慢慢細味這次挑戰。想當初計劃參加這個展覽會時,也不肯定移民高峰是不是在這個夏天已經過去。我心裏面抱着的信念,是如果還有些人想走未走,能夠幫的就盡量幫忙吧。直到臨近展期,當我開始宣傳將會在展覽做講座時,才從那驚人的熱烈程度體會到,其實還有很多人正在計劃離開。展覽整體來說非常成功,除了講座爆滿之外,來到攤位向我們作咨詢的每一個時段人流都好多。比較實質的體驗方面,今次在展覽期間來咨詢的人,九成都對BNO visa有好大興趣。然而他們仍未起行,問題也有很多方面。他們所關心的,由居住要求、前後腳或是太空人等安排都是主要事項。當中有不少朋友,可能連永居和英籍的分別都未搞清楚,而對於整個申請過程和未來五年要注意的事項也只有模糊的概念。除了對簽證外的查詢,大家很關心的,也包括到埗英國後落腳點和城市的選擇、小孩讀書、大人找工作,以及稅務策劃等等,我們能夠解答的,都細心地給他們意見。不少朋友在和我們見面之後,都解開了許多心頭煩惱,並對於未來有了更清晰的路向,甚至決定委托我們辦理申請。當中比較讓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來訪者當中有不少媽媽,她們一一和我分享自己的故事和經歷。尤其是講及婚姻的困難,像是另外一半不想離開、價值觀不一樣等,我聽在心裏,內心其實非常明白。在此特別想感謝的,是我的團隊。這兩天我們收到過千個查詢,我和團隊總共九個人出席展覽,每一分鐘都沒有停下來,見到大家齊心合力籌備今次的展覽,耐心地解答每一個客戶的問題,團隊精神讓我感動。排名不分先後,再次感謝籌備這次展覽的Penny,以及Shirley、Nathan、Emily、Boni、Amanda、Angel和Eiwa。因為這次活動當中,要努力做許多自己擅長與不擅長的事情,實在不容易,但有你們與我並肩作戰,令我感覺無比享受。最後,也要感謝我們的設計師,為我們精心設計了這個「下一站英國」的攤位。因為佈置漂亮,而令到我們成為不少到訪傳媒的焦點,我們攤位的照片,也在各大傳媒的報道見到,這個功勞實在很大。無論如何,展覽沒錯是圓滿結束了,但挑戰仍然繼續。有些朋友計劃在未來半年內離開,有些則是一兩年後走,我知道每個家庭都有各自的情況和時間表,只希望大家都可以好好計劃,令一切順利。...

打開臉書,手指在那平滑的屏幕上劃着,一幅又一幅的照片轉動,外國的生活景色、機場的目的地指示牌、行李車上的堆積如山。每個人身邊,都總必有認識的人離開了。這段日子來,時常會聽到客人或朋友提及走與留的問題。走還是留,到底哪個選擇才正確?很多人都一直在問,但這個二元的問題難道真的有絕對答案?走,可以是為了失望與擔憂,也可以是為了未來和希望。留,可以是為了恐懼與憂心,也可以是為了守候與寄望。移民,是人生中屈指可數的最大挑戰,要考慮的事情多如星數。由自己個人,到整個家庭甚至家族,以至於整體社會,無論去留,都各有利弊。這個夏天已經有好多香港人離開到英國去。選擇留低的,有各種理由;需要離開的,也合情合理。而到了這刻仍然猶豫不決的,或者是因為有太多疑問尚未有答案。困在那許多的計算當中,思緒解不了理還亂。我從事移民顧問工作這些年來,從未試過覺得自己的角色有着如此重量。過往來找我咨詢的人,其實大部分都已經有了基本主意,來找我為的是想知道得更詳細明白。那時候的他們,要關心的也主要只是自己和家人,並沒有其他把人壓得透不過氣的責任。這刻的我,要給人們更多更細緻的計算,也要給大家更多的鼓勵和支持,因為對我來說,無論去與留,都需要巨大的勇氣。...

有關在英國生活支出多與少,往往都是個讓很多展開新生活的朋友所關心的題目,我的一位朋友自從去年移民到英國後,一直和我保持着聯絡,她的故事不知道會否也是你的故事?朋友一家四口,在香港一早已經買了樓,夫婦二人都是專業人士,收入算得上充裕,平日生活也沒有因為開支而需要煩惱。我在朋友考慮移民英國之前,曾經和她傾談分析,讓她明白到或者要經歷一段沒有收入的時間,時間可能會長達半年甚至一年。當時她很樂觀地說,賣了香港的物業,即使未來幾年,沒有工作收入也完全不成問題,決定移民,就已經有了重新開始的心理準備。去年順利出發抵達英國,睇樓買車找學校之後,購物上餐廳去旅行,從臉書上我時常看到她們一家人非常愉快地投入新生活。這段蜜月時光沒有因為天氣的忽陰忽晴而受影響,我也高興她能夠如此享受英國生活。但人的心理總會在莫名其妙的時候出現脆弱一刻,朋友在住下了約半年多的時間後情緒開始出現一點不穩定。她有時會跟我分享現時的狀態,說近一個月都沒再上餐廳,也沒有了出外購物的欲望。最主要的原因,是她和丈夫兩人原來一直都有嘗試找工作,卻不是很順利,許多的面試申請都得不到回應,初時他們都認為不用心急可以慢慢處理,但半年過去,他們開始有種意識知道在英國找工作實在不是想像中容易。負面情緒開始湧起,許多的想像就會出現,朋友開始感覺憂慮未來生活,並為了節省開支而改變了不少習慣。嚴重的時候她甚至會因為看到其他朋友的消費而出現妒忌和討厭。這段期間我們都有保持聯絡,幸好她願意把內心的種種爭扎說出來,我也盡力嘗試開解她,與及提供一些建議。雖說未必有實質幫助,但起碼提醒到她本來的預算,並讓她能夠有一個方向,都總比自己在新國度上迷失慌亂好。直到最近,我又開始看到朋友開始重新分享多了一些生活上的愉快事情,細問之下知道她丈夫終於找到了合適的工作,而她自己,則做着一些新嘗試,並享受其中。其實他們的這個歷程和遭遇並不獨特,更是非常常見的。不少香港人起初懷有決心和勇氣去到新的地方生活,必定有一段蜜月期。但生活轉變巨大,有時事業上未必能太快追近舊時步伐,加上香港人的危機意識又特別強,就會造成心理上的壓力。明明一早預計了最壞情況,但其實遠遠未到所謂的壞情況卻又會開始令自己有所困擾。這無可避免,外人說幾多鼓勵的說話都未必有用。只希望大家可以記住,這些際遇都平常不過,每個人都是這樣子,只要有信心,壞日子必定可以捱過去的。...

簽證查詢
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