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dmin

說得正確一點,其實是給準備離開的妳一份禮物,也給打算留下來的妳一份禮物。 很多人以為我最近只是在忙碌着為客戶們安排 BNO Visa 的申請,其實我同時把所有的公餘時間,都用在撰寫我的新書《離開以後,妳還好嗎》上面。 籌備這本書的這一年,也許,是我生命裏最失落的一年,世界一直在變,社會在變,身邊的人和事都在變。 同一個城市,有人決定離開,有人決定留下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沒有人可以為自己作出決定,因為,只有自己,才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什麼。正因為如此,這次我的新書,特別用了雙封面和封底的連貫設計,因為我們深信,人生總有選擇。 兩個不同的封面,分別是代表《回到美好的最初》和《寄望夢想於今後》。其中《回到美好的最初》,穿起花裙的女生,用自身的角度,昂首看着世界。想說的是,有人決定離開,看到的是希望,希望生活回到我們美好的最初。在這個充滿色彩的世界,面對未知的挑戰,仍然擁有寄望。 至於《寄望夢想於今後》,攝影師從旁觀者的角度,凝視穿起白裙的女生,沿着樓梯向下走。寓意的是,有人決定留下,見證這個城市身邊的人陸續離去,在滿懷的不捨和淡然的悲傷之間,向遠行的人問聲:離開以後,妳還好嗎? 由春到夏,我們將會聽到更多的故事,有離開的有留下的,和更多的分離的故事。人生有不同選擇,你所選擇的和看見的,又是哪一樣呢?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字,請你支持我的這本着作,一本寫下有關我們與這城市的故事的回憶與盼望。...

週末太平山街的路上人來人往,但氣氛寧靜平和,這個地方總是像有魔力般,讓人感覺回到舊時那美好的時光。 我在舊店與老街之間徘徊,感受着那浮游在空氣中熟悉的溫暖。我喜愛這地方,但平日卻不常來,這次卻是為新的著作拍下照片,算是工作緣故。 拍攝進行到一半,休息的時間裏我坐在公園的椅子上,享受樹蔭下許久未有的閒適,地方一行螞蟻在搬送着一些食物碎片,我想起了許多在英國奮鬥着的人們。 最近聽到幾個好消息,一位朋友到了英國一陣子,終於回到自己熟悉的機電工作擔任工程主管;一位當護士的朋友經過長時間的努力,重新考回護士資格,可以再次穿起專業的制服;一位做會計的朋友,花了不少的時間去進修英國的相關知識,終於又找到了會計師樓的工作。 三位朋友的經歷相當相似,他們到英國移民都有一點日子,但在初到步時,卻因為執照與專業資格不能直接過度到英國使用。 為了適應新生活,他們的時間都投放到家人身上,自己的本業只能暫且放下。為了支撐生活,他們後來都開始了從事一些低技術的工作,當中有在超級市場做店務員,有在餐廳做侍應,也有買了車子當上送貨員。 那段日子他們都不快樂,雖然口裏跟別人說能到英國生活就該感恩,但我每次和他們聊天時,我總聽得出他們對生活妥協而帶有一點落寞。 我知道不能逼迫他們去做甚麼,畢竟每個人都懂得衡量能力作取捨,然而我卻始終鼓勵他們如果到一天生活穩定了,就可以考慮把失去的重新拿回來。我的這三位朋友,分別在經歷一段時間後,終於慢慢重新嘗試,並最後好好地走上了屬於自己的路。 英文難考核難見工難,很多人說這樣難那樣難,但我總是說,難不難不在於別人給你的要求,而在於你自己給自己的要求。何況,愈是難的事情,不才更有價值嗎? 到英國去每個人的心態都可以並不相同,如果你想找尋最理想的生活方式,就不要認輸,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縱使前進速度有多慢,但一定值得的。...

多年來,移民英國對香港人來說,都是個受到關心的題目,尤其是近年的社會環境改變,更增加了移民的數目。 坊間向來都不乏各種資訊,既有由媒體製作的各式資訊,還有更多來自許多移民到來的人們,把親身經驗紀錄分享。這些許多的訊息原意都是出於善意,但每個人的說法都有主觀條件在內,加上數量既多且雜,想要從這些資訊中尋求合適的幫助,有時難免教人感到花多眼亂,而且真假難辨。 回望過去,從事英國移民工作已十年,我在公司專頁裏一直盡力以自己的專業和經驗為大家提供各種準確資訊,又或者有時會協助釐清種種誤解和傳言。此外我也一直嘗試尋求各種方法去接觸更多的人,例如運用不同的社交媒體、和各個傳統媒體合作,又甚至是自己推出著作,都是希望藉着不同的渠道,去盡量把正確的資訊帶給大家。像是你現在看着的 shemom 專欄,又或者是我過去的兩本著作《只想追趕生命裡一分一秒 移民英國解讀101》及《擁有同樣寄望 香港人移居英國的故事》,都是我盡量在繁忙的工作之外抽出空餘時間去創作的。 今年我已經給自己訂下了又一次的挑戰,就是撰寫我的第三本著作《離開以後,你還好嗎》,嘗試以更感性的角度去探討留下與離開的人之間的感情,與各自面對的困難和挑戰。此外我也受到媒體邀請參與一些非常實用的資訊性刊物製作。以上種種,無非是我認為自己在工作以外,也很應該把能力貢獻給社會。 我明白到再多的付出,都沒辦法可以幫助到全部香港人,但即使我的力量再微弱,即使我最後只能幫忙很少數的人,我也願意盡最大努力。我只希望你們明白,移民的路看似孤單,但也還會有許多人跟你們共同進退,希望你們可以保持信心,去走出自己的全新大道。...

摩天輪轉了一圈,我們在這裏道別。 一起於女校成長,一起經歷公開試,一起去畢業旅行,一起到歐洲遊歷,那次的旅程,改變了我後來到英國留學進修之旅。 半年前的某一天,你突然告訴我:「我要走了。」半响,我說不出說話,凝望着你,問道:「要到英國嗎?」你點頭微笑,跟我說起你嚮往的英國生活,眼裏充滿着期待。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在去年暑假 BNO 簽證計劃推出後,短短的一個月內,你跟家人已經賣了房子,決意離開。那一刻,我很佩服你,佩服你的決心,你的瀟灑,你的說走就走。 很多移民的家庭,都是為了下一代而離開,而你的故事,卻不一樣,一個人,帶着年長的爸爸媽媽一起離去。 記得我曾經問你,打算到英國後,有什麼計劃呢?你說,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到了那邊,做什麼也好,總之,就是重新開始。你甚至跟我說,已經有定最壞打算,接下來的一段日子都可能沒有工作,到時候,可能會先在英國不同的地方遊歷,直至找到可以安頓的工作和城市。 隨着離開的日子越來越近,我知道,你的心情越來越複雜。復活節假期過後,學校正式復課,而你,卻正要跟校園告別。最後上課的那一天,你說,你忍不着流下淚來,學生含淚跟你拍照,而你卻安慰他們,天下無不散之筵席。你說,學生之所以不捨,是因為,在短短一個月內,同一個校園,已經有四名教師跟你一起離開。 這個晚上,我跟你相約在中環海旁,一起登上了摩天輪。隨着摩天輪緩緩上升,維多利亞港兩旁的景色,映入眼簾。 「香港的夜景,真的,很美。」我望着車廂外的景色說。 「能夠在離開之前,這樣欣賞一遍香港的夜景,真好。」 「其實,是什麼讓你有這樣的決心離開?」終於,我忍不住問你。 然後,你跟我說起你的恐懼,包括校園裏的情況,錄影的網課、通識科的矛盾、教師之間的恐懼、學生和教學語言之間的轉變。是那麼的一次,我深深感受到,在這個艱難的時代,驚濤駭浪的日子,作為教師的矛盾與掙扎。 「其實,你有沒有打算離開?」終於,你也忍不住問我。 我跟你說了很多很多,心底裏,也想了很多很多。 「再見了。」你在摩天輪下,給了我深深的擁抱。 「我知道,總有一天,我們會在英國相見。」 生命是有很多的抉擇所造成,每一天都有不同決擇的機會,每一個決定,總會有人支持,也有人反對,無論是留下來或是離去,到最後,都是自己的選擇。 親愛的,在幸福降臨之前,請好好愛自己,好好活下去,英國見。...

英國最近就BN(O)申請公佈最新指引,就家庭單位申請先後放寬條件,指引原文如下:(Extracted from BNO visa guidance p.26-27)1) You should check whether dependants have applied within 48 hours of the main applicant unless the concession below applies.除符合以下條件,否則在主申請人作出申請後48小時內,家屬亦要完成申請程序。2) It is permissible for the BN(O) status holder’s spouse or partner and dependent child under 18 to apply for the...

手機傳來一張照片,四月的倫敦竟然下了雪。她是我幾年前一位客人,現在一個人帶着孩子在英國居住。我還記得申請簽證時,她和丈夫一同上來我公司時的情景。兩人牽着手走進會客室,平靜地坐下來和我討論申請簽時,他們兩人的神態、動靜通通都有着一份默契。我以為,他們的故事會不一樣。然而,直到要正式辦理簽證申請時,客戶卻只剩下了一個人。兩個人在經過向我詳細咨詢後,考慮了經濟條件、生活安排等事情,認為如果要為了讓他們的孩子穩妥地得到英國居留權,連太空人的方式都並不理想,只能以離婚作為最後選擇,再讓孩子跟隨母親到英國居住。當她第一次告訴我這個想法與計劃時,我先以律師的身份告訴她有關規則上的種種需要注意事項;然後,也忍不住以朋友的身份和她談論了一段不短的時間。她的想法緣由我清楚知道,故事矛盾又諷刺,為了孩子的幸福,而必須犧牲自己的幸福。然而,孩子又真是幸福嗎?最近收到這樣的查詢特別多,而我卻明白到,世界上就是有些事、有些考慮都是當事人自己才知道。能夠不分開的話當然好,但因為制度上的限制,情非得己之下,這些年來,有人選擇見步行步,亦有人會選擇不顧一切地忍痛前行。然而,以年來計算分隔異地的愛,你難以想像當中的困難與挑戰可以有多少。即使對於最堅貞的愛情、最互信的關係、最真實的情感,也是非常苛刻的。經年累月之下,那些裂縫大得旁人都看得到,而記憶中的眼淚也不知弄濕了幾個枕頭。他們最終能否再次在一起?我不知道,但願如此。...

公司同事都下班了,我留到最後,終於把工作做到一個段落,才慢慢地收拾。 一個人望着偌大的辦公室,我想起了那些年剛起步時只能租用別人的地方去營業,一切彷彿昨日。 公司成立到現在,規模大了不了,有些朋友說羨慕我的發展看來順利。聽到這些鼓勵,我有時也會問,這刻的自己算不算上成功? 公司規模大了,工作量其實也大了不少。尤其是BNO簽證的查詢數量非常大,我們團隊花在處理申請的時間也不比其他簽證少。而我更大的挑戰,是在於因為團隊不斷的壯大,所以我就必須時常抽空去指導新加入的同事。 移民顧問的工作是不能容許犯錯的,所以我也沒辦法讓新同事在邊學邊做的同時太過放心。平時同事下班了,才是我開始覆核工作的黃金時間。 工作多了挑戰大了,朋友會擔心我壓力太大。事實上正因為壓力巨大,我才明白到自己真正的價值所在。 幾年前申請移民簽證的客人們,絕大部份都是有自己的人生計畫,我的角色只是把他們想做的東西實現。但這年來許多找我幫忙的,都是因為種種原因感到徬徨的。 這許多的他們在我眼前坦白了種種軟弱,對人生和前路失去了信心,因此才需要一個方向或是一個新開始。於是,我就在這段時間裏面,努力地擔當他們的小夜燈。 你們未必明白,工作上有些快樂與滿足,是遠遠大於金錢回報的。 面對着許多想要我幫忙的人,我甚至有非常少有的幾個例子中,提供了部份義務協助。當有些人習慣斟酌一些對他們來說並非足以影響生活的小數額的時候,我時常會想,把從工作中獲得的部份資源,放到社會上真正有需要的人身上,這件事不是很美好嗎? 努力地做好自己的角色,然後在有餘力的情況下回饋社會,我不敢說這想法值得幾多掌聲。只不過,在壞時代裏,嘗試做更好的人,是我最簡單的信念。...

陣雨灑過,太陽又出來,終於是明媚的一天。因應香港社會形勢,英國外相昨天在國會上發言,表明英國政府將會修改移民法,初步內容如下:1) We will grant BNOs five years limited leave to remain, with the right to work or study.BNO 持有人會被給予五年的簽證,期間擁有讀書及工作權利。2) After these five years, they will be able to apply for settled status. And after further 12 months with settled status, they will be able to...

簽證查詢
預約